頭條快訊

中國的金融穩定和產業創新: HSBC第五屆中國研討會摘要 (上)

Hsbc annual conference
匯豐銀行中國年度研討會今年5月選在深圳舉行。本次會議側重於中國的金融穩定和產業創新。TAROBO 整理了四項主要內容。本會議摘要上集紀錄了前兩項會議主題重點。包括: (1) 現代化中的中國貨幣政策, 以及 (2) 中國目前執行中的幾項大計劃的影響

匯豐銀行中國年度研討會今年已是其第五屆,今年5月選在深圳舉行,約有150家公司和400多名投資機構受邀參加。主題演講講者和嘉賓分享他們在行業、監管和宏觀經濟主題方面的專業知識。本次會議側重於中國的金融穩定和產業創新。TAROBO整理了其中四項會議主題重點。

主題1  現代化中的中國貨幣政策

Modernizing Chinese Monetary Policy


主講者: Yiping HUANG, Professor, National School of Development, Peking University

主持人: Hongbin QU, Co-Head of Asian Economics Research & Chief China Economist, HSBC

主要內容: 中國致力於創新的步伐正在加快,但一些結果還尚未反映在經濟數據上面。而目前大銀行並不擅長支持新創公司,應有一個監管機構檢視整個金融體系的完善與風險

創新與數據

2017年中國經濟年增長率高於6.9%,但這個數據遠低於過去數十年。2012年之後,經濟的成長動力開始發產生變化,需要的是更多的創新和消費需求導向的產業,而過去勞動密集型的出口產業變得越來越不重要,創新是未來發展的重要關鍵。不僅在製造業方面看到這一點,服務業方面也看到這種情況,最明顯的是在金融方面。有趣的是,很多年輕人其實都參與了這個過程,而他們大多為1980年後出生的人。儘管技術和創新取得了新的進展,但總體生產力的提高並未反映在經濟數據裡面。這可能是因為創新與經濟數據出現之間存在時間差。也可能是,大多數創新都會涉及商業模式變化,而這樣的趨勢尚未影響到整體經濟環境。法規制定的主管機關也應密切關注創新趨勢與經濟數據之間有沒有互相影響的進展情況。

明確需要金融創新

國際貨幣組織的一項數據顯示,中國在金融環境成長居世界前列。中國有一個規模龐大的金融板塊,但並不是所有的金融機構都很創新。大型銀行依然在中國提供約30%的社會融資,而這些銀行並不擅長支持新創公司。大型銀行雖嘗試去創新,但往往比其他機構要慢。市場顯示出需要創業投資基金的急迫性,但其中大多數創投都沒有耐心去等待新創公司的成果,太過於急攻近利。中國政府試圖支持一些長期投資的案子來解決這個問題,但政府在這個過程中卻經常會干預到新創公司的發展。

系統性財務風險

現在有許多金融機構在中國運營。一項試圖衡量中國系統性風險的指標顯示出風險在2011年至2017年之間持續上漲,但之後漸漸下滑。部分問題在於中國政府過去曾為國有金融機構提供擔保或隱性擔保。其他問題還包括,未明確評估相關資產品質就貸款的情況一直在增長。缺乏市場紀律與高槓桿也是需要被觀察與關注的問題。當經濟狀況良好時,中央銀行應加速貨幣供應量的增長。但是,當經濟表現不佳時,貨幣供應也需要迅速增長以提供支持。而最後,就會導致金融系統的高槓桿。

在財務上,金融監管體系是分開的。許多新的金融活動都有其獨立的監管機構,但還是會有一些金融活動是不受監管的,而有些金融活動甚至會有多個監管機構負責。所有監管機構現在都試圖要在他們監管的領域和市場中管理風險,但需要有一個監管機構來審視整個金融體系。中國政府在2017年成立了國務院金融穩定發展委員會來支持這件事情,代表了中共當局對穩定風險的重視,也意味著接下來的貨幣政策應該會偏向收緊。去槓桿是一項長期目標,因此調整過程是需要逐步完成的。

主題2  中國目前執行中的幾項大計劃的影響: 大海灣區,一帶一路以及2025中國製造

The Impact of China's Mega Initiatives: Greater Bay Area, Belt & Road, Made in China 2025


主講者 1: Fan He, Executive Dean, Research Institute of the Maritime Silk Road, HSBC Peking University Business School

主講者 2: Jörg WUTTKE, Chairman of the China Task Force, Business and Industry Advisory Committee to the OECD

主要內容: 中國政府希望香港、深圳、廣州形成一個三角合作大樞紐。一帶一路讓中國更多元並具備更多包容性。美國過去有持續50年的成長,現在輪到中國在未來也是會有一個持續性的成長。

Fan He表示,中國政府的出發點是希望香港成為一個核心樞紐,再加上深圳、廣州形成一個三角合作大樞紐。如果觀察中國政府五年前一帶一路的思路,他們講的是巨大基礎建設,是基於中國國內自己的經驗(中國會建立高鐵、高速公路),基礎設施可以讓不同區域緊密結合,可以讓國內快速發展。一帶一路的倡議,習主席講過,希望中國提供的平台,中國可以是全球化受益人之一,所以中國更會希望全球化,因為可以更強化中國,讓中國更多元並具備更多包容性。AIIB亞投行,不是只是推進一帶一路,其實是中國政府想通過這樣的項目做一個實驗來看怎麼跟國際社會合作。中國不是想要主導,僅是想成為創始成員之一。如果一帶一路去別的國家打造機器人或公路,對當地經濟會更好,但需要有耐心,因為利潤回收會比較慢。

中國的經濟成長越來越大,鄰國也希望向中國看齊。從長遠的角度來看,中國有意願加強跟其他國家的合作,像菲律賓、緬甸等。雙邊關係最終都會是好的,互利互惠的。美國過去有持續50年的成長,現在輪到中國在未來也是會有一個持續性的成長。中國的經濟如今達到了一個程度,是因為它的規模夠大,而當它繼續發展到下一個成熟的階段,大家會對中國更加地有信心。在未來10到20年它會持續發展下去,對周邊國家影響力也會越來越大,這樣的腳步沒有人能阻止。

Jörg WUTTKE 表示,一帶一路要讓中國的公司到全球去,背後有中國政府推動,意圖更多是政治性而不是經濟性,所以對一帶一路的企業來說也是一種風險。雖然有一些產品能夠通過一帶一路來達到平衡產能的功能,但有些產品不是產能過剩的也一起通過一帶一路出去了。

中國到歐洲,未來建設完成後會有一千多趟的列車,重點是要仔細觀察一帶一路實施的過程還有細節,包括基礎建設的質量也是大家應該注意的。在川普領導之下,美國對一帶一路的忽視與不參與,代表美國將會錯過這個機會。像TOTAL、西門子這些公司在一帶一路當中,也會獲得很大的收穫。西門子今年六月在北京舉行大會議,全體董事會都會出席,並宣布參與一帶一路。

 

未完待續......

 

本文提供資訊僅供參考之用,並不構成要約、招攬或邀請、誘使、任何不論種類或形式之申述或訂立任何建議及推薦,讀者務請運用個人獨立思考能力,自行作出投資決定,如因相關建議招致損失,概與TAROBO(大拇哥證券投顧)、編者及作者無涉。

分類熱門

編輯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