頭條快訊

亂世下的黃金需求

Pexels photo 751374
黃金在2018年底開始又被廣為討論,主要就是因為其在金融市場保值避險的特殊地位,前進2019年,黃金價格又會走向何方,欲了解黃金價格走勢到底應該追隨哪些相關指標?這些指標反應的又是...?

黃金作為熱門的大宗商品投資選項,也是投資人有保值、避險需求時炙手可熱的選項,今年以來,美國牛市似乎即將走到盡頭、歐洲經濟貌似不樂觀、新興市場內部則充斥政經不確定性,黃金的未來價格走勢成為新的關注焦點,以下我們從相關貨幣走勢探討,同時結合供給展望2019年黃金市場脈動。

黃金與世界貨幣的淵源

觀察黃金影響貨幣市場的蹤跡,不外乎需要觀察四個貨幣:美元、日幣、瑞士法郎以及南非蘭特,前三個貨幣與黃金同為金融市場的避險工具。(圖1)

1. 觀察過去的走勢即可以發現除了美元,黃金與日幣和瑞士法郎表現幾乎亦步亦趨,其實同樣作為避險需求的象徵,三者呈現同向變動的道理不言而喻。

2. 然而美元的角色比較特別,同時作為避險以及國際儲備工具,又是黃金計價單位,跟黃金之間的替代關係較為強烈。在價格上,當美元指數走揚(這也是2018一整年發生的事情)時,黃金的成本提高,需求自然也會減少,同時進一步削弱價格。

3. 南非是世界前十大黃金生產國:2018年以來,黃金占了南非出口總額約20-25%的比例,南非出口總額又占了南非GDP約30%,可見黃金帶動南非經濟的力度,所以當黃金價格表現強勢,也會一起帶動南非蘭特的表現。

圖1:黃金價格與世界貨幣的關係:日圓以及瑞士法郎同為避險工具,南非則為黃金產國,其走勢與黃金同向;美元則同時擁有黃金計價單位以及強勢避險貨幣角色,與黃金呈反向走勢。
資料來源:Bloomberg

經濟成長預期的警示燈

前面提到過,黃金是保值、避險工具,仔細觀察黃金的消費結構(圖2)可以發現,除了金飾、金塊等保值商品的需求,各國央行基於調節國家資金,或是面對全球經濟不確定性等理由,都會購入黃金來進行避險以及資產調控。

2018年開始,面臨了中美經貿不確定性與全球經濟成長速度放緩,全球央行在2018年第三季的時候大規模地買進黃金(圖3),數量也創下過去幾年來的新高,雖然過去一年因為美元強勢使黃金價格上升走勢不明顯,但是各國央行對於購買黃金的動作似乎也暗示著他們對於未來全球經濟的看法,而這也可以同時體現在去年一整年的恐慌指數走勢上(圖4)。

圖2:全球黃金消費結構(2017年)

資料來源:世界黃金協會、中金研究
圖3:全球央行買入黃金數量,2018年Q3時淨購買量創下2015年Q4以來的最大值
圖4:黃金做為避險工具,其走勢通常追隨VIX恐慌指數,反映投資人對於市場風險的態度。
資料來源:Bloomberg

供應基本結構是否穩定

供給結構上,黃金的主要兩大供給為礦產金(74%)以及再生金(26%)。

過去礦產金的供給大致上都是維持比較穩定的狀態,然而根據國際投行的預估,由於位於印尼的全球前三大金礦商Grasberg將於2018年末至2019年初由露天開採轉為地下開採,估計Grasberg的黃金產量會在2019年有比較大幅度的減少(圖5),並且在2020-2022年之後逐漸恢復水準,進而小幅拉低明年的礦產金總供給量。

再生金則是根據過去的觀察,供給量會與金價會呈現正相關(圖6),也因此再生金的供給波動通常較大,拉長時間來看,現在的金價位於過去十年以來的相對低位,因此短期間再生金供給應該還是會維持在偏低水平。

#再生金 再生金主要是指對含金的報廢物進行提煉加工,生成不同純度的黃金。
圖5:2018年Grasberg黃金產量佔全球約2%,然而開採方式的轉換可能會使2019年Grasberg的黃金產量不增反減,小幅拉低礦產金供給,直到2020年才逐漸恢復。
資料來源:各黃金公司公告、中金研究
圖6:再生金與LMBA金價呈現一定正相關性,從過去十年的走勢來看,目前的黃金價格仍處於相對低位,也因此估計明年再生金供應量也不會增加太多。
資料來源:世界黃金協會、中金研究

基於美元回落的預期以及全球經濟放緩的擔憂,可能還會疊加上供給減少的因素,國際投行普遍認為今年黃金價格還會有一波漲勢,至於該如何洞察先機,除了供需基本面之外,貨幣的波動或許也是投資人的一個參考方向。

本文提供資訊僅供參考之用,並不構成要約、招攬或邀請、誘使、任何不論種類或形式之申述或訂立任何建議及推薦,讀者務請運用個人獨立思考能力,自行作出投資決定,如因相關建議招致損失,概與TAROBO(大拇哥證券投顧)、編者及作者無涉。

分類熱門

編輯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