頭條快訊

Fed降息6碼,市場何以跌跌不休?

Stock market coronavirus 2
新冠狀病毒(COVID-19)3月以來快速在全球擴散,美國總統川普在3月16日記者會上坦承:「疫情可能要到 7 月、8 月或更晚才會結束… 美國可能正步入經濟衰退。」市場喊了兩年來的經濟衰退,該來的終於來了,經濟都要衰退了,原本歡樂派對一旦失火,投資人當然一窩蜂衝出門外。

不必等美國聯邦準備理事會(Fed)、世界銀行或國際貨幣基金(IMF)公布數據,川普總統的坦白,讓市場驚悚不已。美股從2月24日開始崩跌,3月8日到18日還出現四次熔斷。美債一度是資金避險天堂,惟好景不常,10年期美債殖利率從2月19日到3月9日,從1.56%一度滑落到0.59%,之後又彈升到1.2%,股票斷崖式下跌,債市處處是熊蹤。

投資人都在質疑:「股市跌成這樣,Fed降息失靈了?」、「一下降息這麼多,好牌都打光了,再來如何救經濟?」Fed貨幣政策,一直是金融市場的「神主牌」,祭出降息,經常都可以激勵股市,但央行的貨幣政策並不在滿足股民的需要,其任務和目標在對抗通膨和調節經濟。

沒有衰退,經濟直接迫降

新冠肺炎疫情快速在全球擴散,美歐各國陸續祭出封城、封國和禁足令,許多行業業績因為疫情幾乎歸零,企業裁員、休業、無薪假…,儘管政府還沒有公布任何失業率數據,可預見失業率急劇攀升,尤其美國七成經濟是靠內需,這疫情對美國經濟衝擊,不是只有衰退而已,幾乎是直接迫降谷底。

市場是人性的反映,面對市場不確定,自然是先跑先贏;若丟了工作,大家當然要套現金過活,長紅十年的股債市,自然是大家砍獲利或停損換現金的自動提款機(ATM),這可從2月27日到3月11日有1,981億美元淨流入貨幣型基金,即可窺見一二。

川普政府從過去沒有正視疫情,更將新冠病毒與流感相比,強調致死率沒有流感高,到現在要斥資1兆美元搶救美國經濟,這次疫情不僅造成製造業斷鏈,連服務業也重挫,尤其是觀光、旅遊和航空業,大家還要宅在家,對石油需求下降,油價重挫,能源股直接墜落,而能源相關公司又是美股一大族群,如此掀起的骨牌效應,美股從2月高點一路重挫,四次熔斷、跌破兩萬關卡。

新冠肺炎疫情導致市場陷入極度恐慌,堪與2008年全球金融大海嘯相比,維基(wiki)直接稱呼「國際金融恐慌」,儘管Fed在3月3日和15日閃電降息,第一次2碼,第二次4碼,聯邦基準利率目前僅有0-0.25%。

降息不取悅股民 低利好舉債

降息無法挽回奪門而出的客人,這是正常的,Fed主席鮑威爾就貨幣政策態度,竟然會出重手,12天降息6碼,當然是經濟出了大事。「天要下雨,娘要出嫁」,投資人要奪門而出,鮑威爾也無法靠降息,要投資人不要撤離股市。

Fed降息重點,不在滿足股民,從經濟的三架馬車來看,想想企業因為疫情,尤其是能源公司不再擴大資本投資,民間消費也因為宅在家減少消費,兩匹馬已腿瘸了,現在就只剩政府投資這匹馬,川普政府與國會正協調1兆美元的振興經濟救市方案,其中包括斥資五千億美元補貼美國人抗疫生活,錢從哪裡來?答案當然是美國政府舉債、印鈔票,美國擴大財政赤字,若利率偏高,財政負擔自然沈重,Fed當然要降息。

美國經濟迫降,Fed忙降息,還要忙著解決市場流動性的問題,降息4碼當天還宣布釋出七千億美元資金。另外,新冠肺炎危機引發國際市場瘋狂美元買盤,聯準會(Fed)和英日歐瑞士加拿大五家央行聯手行動,確保全球的美元流動性。

至於國內流動性,當年雷曼兄弟事件,造成持有雷曼票券的貨幣型基金出現大量贖回,當年形成一大流動性問題,前車之鑑, Fed宣布貨幣市場基金提供流動性(Money Market Mutual Fund Liquidity Facility,MMLF),財政部將提供 100 億美元的信貸保護,為八千億美元優質貨幣基金提供保證,因應美國家庭和投資人對贖回的需求。

投資防疫,暫泊貨幣美債基金

世界衛生組織(WHO)在3月9日終於宣布,全球新冠狀病毒肺炎疫情將構成全球大流行。這個警示若是能夠提早到元月20日─中國啟動武漢防疫機制,全球有這49天、合力抗疫,或許可以避開這疫情造成全球經濟迫降。

無奈,如今木已成舟,投資人只能接受全球經濟已迫降的事實。全球最大避險基金橋水聯合(Bridgewater Associates)創辦人達里歐(Ray Dalio)給大家一個經濟迫降可能損失的輪廓,疫情對經濟的損害,將導致美國企業損失多達4兆美元,全球企業損失12兆美元。

這些還不包括金融市場的損失,股票族、基金族或ETF炒家和槓桿玩家,在這一波國際金融大恐慌裡,資產縮水多少?由於每個人進出場時點不同,很難以偏概全。但美股從道瓊、標普500跌幅逾30%,有的新興股市跌幅更高達三到四成,若你是能源炒家,損失更慘重、逼近五成,這損失若疫情持續擴散恐怕還會擴大。

但市場已跌落熊市,若在止跌訊號未出現前,目前相對安全的資產就是現金,投資要防疫,若是無法接受股市、高收債和新興債的波動劇烈,將部分資產暫泊在美債和貨幣型基金裡,或許不失為一種選項。

根據筆者追蹤,截至2019年底,台灣人偏好境外基金以債券基金(631億美元)為主、占台灣人持有境外基金總規模逾51%,全年淨申購116億美元。台灣人持有股票基金規模達392億美元、占台灣人持有境外基金比重32.3%,儘管股票基金表現亮眼,但全年淨流出近46億美元,貨幣型基金台灣人持有金額僅有9.3億美元,僅占0.8%,全年淨流出2.6億美元。

台灣人在去年大舉淨贖回境外股票基金,應有人躲過這一波國際金融恐慌的股市重挫,可惜台灣人偏好高收債和新興債近來也重挫一到兩成,去年買好買滿債券基金的投資人,恐怕只能改變投資思維、長線投資靜待市場回春。願意斷捨離的投資人,貨幣型基金和美債基金可做為避風港,惟目前可挑選基金只有九檔。

近期市場動盪表現相對穩健的境外貨幣和美債基金 資料來源:晨星,統計截至2020/3/16。
本文由特約作者獨立撰寫,TAROBO尊重其專業判斷並不加以干涉,文章內容僅代表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本文提供資訊僅供參考之用,並不構成要約、招攬或邀請、誘使、任何不論種類或形式之申述或訂立任何建議及推薦,讀者務請運用個人獨立思考能力,自行作出投資決定,如因相關建議招致損失,概與TAROBO(大拇哥證券投顧)、編者及作者無涉。

分類熱門

編輯推薦